今天是:
首页 > 政策福利 中科系债务危机殃及池鱼 吉林信托一款产品利息兑付一拖再拖

中科系债务危机殃及池鱼 吉林信托一款产品利息兑付一拖再拖

2020-07-11 02:59:14| 发布者: admin| 热度:

摘要: “吉林信托给出的资产收益依据是中科建设方面通过的租赁合同,但为什么连‘租一年送一年’都没有明确在尽调...

“吉林信托给出的资产收益依据是中科建设方面通过的租赁合同,但为什么连‘租一年送一年’都没有明确在尽调报告上?这里面是有折价的。”

资产处置陷入停滞,兑付期限一拖再拖,被质疑尽调存在漏洞,是深陷中科系兑付泥潭的信托机构当下面对的窘境。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投资者处了解到,吉林信托一款融资方为中科系公司的产品,已出现屡次延期兑付利息。这款产品的抵押物被质疑存在虚报价值,对融资方和担保方在信托资金的使用监管上也出现真空。

针对投资者的质疑,双方各执一词。

利息承诺遭反悔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曾报道,中科院行政管理局100%持股的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下称“中科建设”)自2018年5月出现兑付危机以来,截至2018年12月,该公司总负债高达560亿元,涉及债权人178家,而该公司全部账户陆续被查封冻结,债务危机无力化解之时又陷入生产停顿。

受风波影响较为严重的金融机构就包括吉林信托。

上述吉林信托的“汇融38号中科建设特定资产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于2017年9月,规模为4.5亿元,期限2年。根据合同,信托计划资金中4.5亿资金其中1个亿用于还金融机构借款,3.5亿资金用于上海青浦区的中科意邦国际项目三期B酒店公寓的装修工程款。信托收益回报为年化8%-8.6%不等,投资者约上百人。

该项目的主要还款来源是中科意邦国际家居博览中心项目三期销售收入,第二还款来源是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该项目由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中科建设同为中科院行政管理局下属公司)提供不可撤销的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同时融资人集团旗下上海意邦置业有限公司提供部分物业资产作为抵押担保。

该项目本应2019年9月到期,但2018年6月第三次付息时就出现延期。当时中科系已经出现了“华创中科金一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兑付问题和银团贷款违约情况,大面积的危机已经初现苗头。截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稿,这笔付息尚无消息。

对此,去年12月吉林信托曾向投资者发布公告称,中科建飞处置资产有一些进度,包括浙江象山和武宁的两个项目的承债式股权收购,以及6个项目正在被收购方尽调。另外,项目抵押物上海意邦建材市场有重大利好。当时吉林信托还称,中科建飞承诺,2019年1月会有部分利息到账,并且将吉林信托债务放在第一梯队解决。

但这一承诺并未兑现。

1月24日,178家债权人成立了债委会,吉林信托担任副主席。3月4日,吉林信托再次通知投资者,中科建设正与多家国企、央企洽谈混改,并寻求中科院行管局的帮助。另外,去年9月已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超标的对融资人及保证人的物业、股权和账户进行查封。1月22日此案开庭,目前尚无进一步庭审消息。

尽调未反映“折价出租”

这款产品的投资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他们认为吉林信托失职主要基于三点:一是中科建设在项目成立之前就已有多条被执行信息,涉及多项官司,而吉林信托不顾风险仍成立该项目;二是尽调方面,对抵押的物业缺乏了解,光凭融资方的说辞就对抵押物定价,未告知投资者这些商铺“租一年送一年”,并且出售困难的现状;三是资金是否被用于合同约定的装修存疑,吉林信托对融资方资金运用管理失职。

针对第一条原因,在信托投资合同上的“交易对手经营风险”条目中提到:中科建设及相关分公司被执行信息5要,但主要是分包纠纷和劳务纠纷,案件涉及金额相对较小,属于建筑行业的特征之一,对中科建设的发展经营不会造成很大影响,但诉讼持续增长,可能导致信托财产的收益与本金损失。

数位投资者曾于去年9月和12月前往抵押物中科意邦国际家居博览中心实地探访,发现一楼出租率尚可,但二楼三楼基本空置。当地商户还证实,商铺是“租一年送一年”,因此资产收益堪忧。

另外,资金用途中有3.5亿应当用于公寓楼装修,投资者探访时现场并无装修工人,也没有装修迹象,投资人认为资金被融资方挪用。

投资者询问了建材市场租户,一楼租金为每天每平米3.5元,二、三楼只租了3间,租金为0.6-0.7元。这已与信托公司的尽调报告产生分歧,后者显示一楼租金6元,二楼4.5元。

去年8月,中科意邦方面曾对投资者表示,将来这部分物业出售,只要每平米卖到1.9万元就可还上项目本金,卖到2万元就可覆盖本息。

但投资者对抵押物的价值表示怀疑,2018年末向吉林信托总部所在地的吉林省银保监局提交投诉函。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的一份吉林银保监局1月31日出具的信访答复意见,确认吉林信托尽职调查中抵押物租金价格数据来源于融资方提供的抵押物租赁清单和部分商铺租赁合同;抵押物价值的依据是上海国众联土地房地产咨询估价有限公司出具的报告,评估总价值为7.11亿元。

“吉林信托给出的资产收益依据是中科建设方面通过的租赁合同,但为什么连‘租一年送一年’都没有明确在尽调报告上?这里面是有折价的。”一位投资者对记者称。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询问了吉林信托的项目经理,他称:“事前做了尽职调查。”但拒绝给出更多细节。

此处抵押物的变现还存在难题。一方面,抵押物的产证只有一个,但把中科建设物业拆分下来抵押给了多家金融机构,多家债权人需共同协商方能统一处置。另一方面,该资产已被法院查封,寻觅买家尚待时日。再者,土地性质转为商住用地,国企收购这些说法暂无下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裁判文书网查询得知,中江信托也就一未到期的信托项目曾起诉中科建设,涉诉产品的抵押物也来自中科意邦。今年1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请求,判决项目提前到期,中科建飞偿还其本息3.12亿元,并支付违约金2400万元。抵押物拍卖、变卖后,中江信托优先受偿。

去刚兑仍需担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家第三方理财代销机构处了解到,虽然中科系债务化解遥遥无期,但已有部分信托公司将相关产品兜底兑付:中江信托已在1月兑付了延期利息,并承诺2019年9月前分批兑付全部本金;山东信托也在去年年底兑付了本息。

上海市律师协会信托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叶家平律师对记者表示,虽然资管新规禁止信托公司刚兑,但如果吉林信托存在尽调失职,或是信托财产管理过程中没有尽到合同约定的受托人义务,包括信托资金未能有效监管等,吉林信托仍需担责。

“信托兜底,并不是要信托保本保收益,而是信托公司违反了受托人义务,投资者如果提起诉讼,法院可能判其赔偿。”叶家平表示。

但他也指出,吉林信托是否失职,需等待监管部门和法院认定。

在此前1月24日的中科系债权人大会上,监管部门人士曾对中科系和金融机构“各打二十大板”,认为除了中科建设盲目多元化的自身原因之外,金融机构没有做好尽职调查,甚至对其三级、四级子公司贷款时,都不知道中科建设并未实行统一的财务管理,只是冲着“中科院”的品牌,就贸然提供融资。

一位接触过中科院行管局的知情人士表示:“目前中科系公司管理混乱的问题尚未解决,曾经发生过前一天发现有抵押物可以出售,第二天旋即被人冻结的内部泄密情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络了负责该项目的一位吉林信托高管,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温馨提示:
1、 江夏新闻网发表的文章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 站长QQ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