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疗健康> 江夏医疗队_广东北江志愿赴朝医疗手术队

江夏医疗队_广东北江志愿赴朝医疗手术队

作者: 佚名 2021-10-11 14:04:05 医疗健康 0次

父子同在抗疫一线。一家两个男人,都从天津来到武汉。

1月27日,大年初三,父亲被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急召奔赴武汉。作为中央指导组中医药专家,挂帅中医“国家队”接管江夏方舱医院。

后脚,儿子也来了。

2月21日,主动请缨,儿子也来到武汉抗疫一线。在江夏方舱医院“天一病区”,为患者采用中医方法治疗。

3月10日下午,江夏方舱医院正式“休舱”。江夏方舱500多名患者,无一例转为重症,这是最大的胜利。

到3月15日,父子俩并肩战斗20多天,仅见一面,相处不到10分钟。

父亲手术

不忘叮嘱儿子看好病人

张伯礼,72岁,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央指导组中医药专家。

张磊,45岁,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天津中医药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暨滨海新区中医医院执行院长。天津第十二批援助武汉医疗队成员江夏医疗队,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四批援助武汉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队长。

2月18日,也就是张磊主动申请来武汉抗疫一线的前三天。当晚11时许,正在天津中医药大学第四附属医院值夜班防控疫情的张磊,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中,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告诉他:“张伯礼院士现在需要在武汉协和医院连夜做腹腔镜胆囊摘除手术,征求你们家属意见。”专家组成员告诉他。

江夏医疗队,猛然一颤。

这时,天津中医药大学常务副校长高秀梅也给张磊打来电话,商量手术的事。

情况紧急!担忧是难免的。作为一名医生,也是一名党员,张磊马上作出决定:“我们服从组织安排。”

随后,他提了一个小小请求:“父亲手术完成后,麻烦给我回个电话,报个平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张磊不敢休息,焦虑等待着1000多公里外的消息。

次日凌晨4时,武汉打来电话,手术成功。在张伯礼返回病房路上,张磊和父亲通了电话。尽管声音有些虚弱,得知张磊已经主动请缨来武汉参加一线抗疫,张伯礼说:“你要是来了武汉,不必来我这里,你在‘红区’一定努力完成任务,也保护好同事和自己。”

拒绝探望

父亲让儿子直接去管病人

2月21日下午4时许,张磊带着包括自己在内的15名队员来到武汉。这是国家第五批中医医疗队、天津市第十二批援汉医疗队,也是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派出的第四批医疗队。

出武汉火车站后,张磊惦记着手术后的父亲,也想去看看。耳畔,想起父亲叮嘱,“服从组织安排,不要来看我,直接去管好病人”。

张磊说,自己是此次援汉医疗队队长,不能拖后腿,直接去了江夏方舱医院驻地。

医疗队负责江夏方舱医院“天一病区”。作为病区主任,张磊全身心投入工作。提取患者咽拭子样本,是“红区”中最危险的工作。张磊总是自己动手,“我应该冲在前面,各病区主任都是这样做的,我凭什么特殊?”张磊说。

在武汉,晚上回到驻地的张磊,曾给父亲打电话,想去看一下。毕竟父亲年岁已高,又在武汉刚做完手术,但仍然被父亲拒绝,“你看好你的病人,就是对我最好的安慰”。

并肩战斗

20多天父子仅见面10分钟

3月10日,江夏方舱医院休舱。早上8时许,张磊就带着队员进入“天一病区”。病区30多名患者治愈出院,进入14天隔离观察期。张伯礼是江夏方舱医院名誉院长,当天也来到医院。

队员张文涛、孟艳给张磊提建议,“队长,今天休舱,很有意义,我们想和校长(指张伯礼)合影!”在方舱医院外的草坪边,张磊看到了父亲,走过去说:“校长,我以队长名义,请您过去和我们队员合影。”

来武汉20多天,此时,张磊才真正见着父亲。张伯礼对旁边的江夏区负责人说:“不好意思,这是我孩子!”

父子俩从草坪处走向方舱医院门口,大约20米。“您身体还好吧?”“好着呢,你不要担心我。现在休舱,你和你的队员别放松了警惕,还要和治愈出院的患者保持密切联系。”

“我们父子俩见面不到10分钟。”张磊说,父亲叮嘱最多的是,别放松警惕。张磊知道,武汉保卫战正进入关键时期,父亲也有很多事要做。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