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 旅游资源 农村“围城”式防疫战:道路全面封堵 挖掘机阻挡去路

农村“围城”式防疫战:道路全面封堵 挖掘机阻挡去路

2020-06-17 03:00:06| 发布者: admin| 热度:

摘要: 肇始于湖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已经夺走了两百多人的生命,一场与病毒的抗争仍在紧张进行中。作...

肇始于湖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已经夺走了两百多人的生命,一场与病毒的抗争仍在紧张进行中。

作为湖北的兄弟省份,安徽省于1月24日决定启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在全省范围内打响疫情防控阻击战。记者的家乡安徽安庆市怀宁县外出务工返乡人员数量众多,据统计,截至1月30日,自湖北省返乡人员7608人(包括5852名自武汉市返乡人员),分布在全县各地,疫情防控形势异常严峻。

近日,怀宁县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工作,在全县范围内实施道路封堵,编织疫情“防控网”。封堵道路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正处于扩散阶段的传染源,但也增加了村(居)民外出通行的麻烦。

按下“暂停键”:疫情笼罩,没有“年味儿”的农历新年

1月31日上午,家住安庆市怀宁县黄龙镇的张家成关上自家院子的大门,携老婆、母亲及一对未成年的子女,准备开车返回工作所在地贵州贵阳。然而,1月30日县里下发了一则防疫指令,对境内县、乡、村、组道路连夜实行全面封堵,车子没开多远就被堵了回来。

张家成常年在贵阳经营广告材料生意,主要为图文印刷店铺提供印刷材料,今年过年期间,疫情防控宣传增加了印刷材料的需求,面对客户不断电话催要货物,他想尽快赶回去。

每年年底,张家成都会“拖家带口”,驱车一千多公里回到安徽老家过年。在他看来,只有回到老家,邻里之间天南地北胡侃几句,抑或坐一起摸几把麻将,围炉吃几顿火锅,在烟火气里才能感受到年味儿。

今年过年,由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快速发酵成蔓延全国的疫情,举国上下都开启了警戒模式,尤其随着确诊病例大幅增多,无论是城里还是乡下,都笼罩在一片沉寂之中。

这一次回家过年,张家成想象中的“年味儿”没有尝到,亲戚不怎么串门了,拜年、走亲戚的习俗也电话通知取消了,路上仅有的几个行人也是戴着口罩,行色匆匆。村口的喇叭不断提醒:少聚会、少串门,居家隔离……喇叭声在村里回荡,更显清冷。

过完年的一两天里,张家成的朋友圈里陆续传出村庄封路的消息,但一般都是进村的小路,主要为了防止外地车辆进入和人员频繁流动。没想到几天时间里,出镇的要道也封闭了,汽车、摩托车均无法进出。张家成从村里获得的消息称,如果要出去,得先去镇上开证明。

据国家卫健委最新通报,截至1月31日24时,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1791例,现有重症病例1795例,累计死亡病例25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43例,共有疑似病例17988例。张家成所在的怀宁县日前公布已确诊3例,距离最近的一位武汉返乡患者离他家仅十来公里。

“我不打算走了,过几天再说。”张家成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出去的窗口虽然没有完全被封死,但是封路的措施传递出了疫情管控的紧张感。此外,得去镇上开证明又比较麻烦。最终让他决定暂时不走的原因,还有对遥远路途的担忧:“路上堵了就麻烦了,一家老小都在车上。”

“围城”:封路防控,车辆进不来、出不去

1月31日下午,记者前往黄龙镇桃元路口,这里是张家成出镇的通道之一。几天前,这里就设置了疫情防控检查点,对进出的每一个人员进行体温检查。前一天(30日),车辆在这里还可以凭村里开具的通行证进出,时隔一日,路口就拉起了警戒线,有汽车横亘在马路中间,车辆已无法通行。

1

记者看到检查站明文规定,为了加强疫情控制,黄龙镇已经禁止外来人员车辆进入。就在记者停留的几分钟时间里,检查站外面一位中年男子因驾驶外牌车无法放行进入而情绪激动,与现场值守人员发生口角。

记者向现场值守人员询问封路的原因,有工作人员指了指张贴在宣传板上的公告——1月30日由怀宁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下发的工作指令(下称《指令》)。记者注意到,《指令》向各乡镇党委、政府,县直各单位提出要求,道路交通必须管控到位。境内县、乡、村、组道路连夜真正实行全面封堵,每个封堵点至少安排2人戴口罩、配袖章值守,由属地负责。《指令》还称,除执行疫情防控、垃圾清扫转运、生活物资保障运送、应急救援等公务用车和公务服务用车外,其他车辆一律不得进出。

至于普通车辆如何才能进出,该《指令》未作说明。

3

“我计划后天(2月2日)开车回上海,这下不知道能不能走得成。”就职于上海某企业的汪芸对记者表达了她的担忧。因工作原因,她需要在本周末返回上海,眼下全镇封村封路,怎么出镇是返程的第一道难关,至于后面的路是否通畅,还不得而知。

记者就何时能够正常放行询问站点值守人员,对方表示暂时无法确定,得等上面(县里)通知。

随后,记者又辗转到出镇的另一条小道上,这里虽没有人值守,但一辆挖掘机封堵在路中,掐断了通行的路。

4

记者途经几段村道,封路的方式“五花八门”。记者偶遇几个村民,被告知次日封堵可能会更加严格,步行或许都不让进出。

5

随后,记者就相关情况咨询黄龙镇某村村长,他表示一切听县里通知,目前车辆无法放行。“目前是防疫的关键时期,封路就是为了避免人员流动带来疫情风险。”

当天晚上,上述村长给记者发来消息:接县里通知,明天如上班,申请人若承诺近一段时间不回乡,村里开具证明可放行。

按照往年,正月初六、七应该是返程高峰期,但今年由于疫情防控政府统一延长春节假期至2月2日(农历正月初九,星期日),部分省市规定了更晚的复工时间。据交通运输部数据,1月30日(春运第二十一天,阴历正月初六)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1513.2万人次,比去年春运同日下降84.1%。

眼下,已经陆续有回乡的人计划返程,和张家成、汪芸一样面临“返程难”的人还有很多。他们一方面面临返程途中的防护问题,一方面又担心道路能否顺畅通行。按照县里的意思,一旦安排放行,近期便不得返回。

自1月23日以来,多省市陆续暂停了省际、市际、县际班车和包车客运以及水路客运。记者获悉,近日已有部分省市宣布关闭部分高速公路收费站、出口或限制通行。铁路部门根据疫情防控需要,近日亦宣布临时停运部分旅客列车。


温馨提示:
1、 江夏新闻网发表的文章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 站长QQ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