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 江夏新闻 利用率饱和与毛利率低下的希望教育,何处带来希望

利用率饱和与毛利率低下的希望教育,何处带来希望

2020-04-30 02:58:26| 发布者: admin| 热度:

摘要: 8月3日,希望教育(01765.HK)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92港元,共募资...

8月3日,希望教育(01765.HK)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92港元,共募资约30.59亿港元,公开发售超购18.37倍,市值125亿港元。市场对其态度似乎正如其名,充满“希望”。

8月7日晚,佳发教育的一则公告再一次将公众的目光拉向希望教育。公告显示,佳发教育拟通过成都合力参与希望教育香港IPO的2000万锚定投资被退回。佳发教育董秘文晶对外界表示,认购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希望教育IPO太火爆。

火爆之后,带来的却是市场的残酷考验。希望教育上市首日即遭破发,当日最高跌幅达5.7%,收盘价为1.87港元/每股。8月13日,伴随着民促法送审稿的颁布,整个教育行业出现剧烈动荡。截至8月17日,希望教育收于1.63港元/每股,总市值109亿港元,较上市当日缩水16亿,较最高点缩水35亿。

即便如此,当我们拿出赴港上市的知名教育公司做静态市盈率对比时可见,希望教育的静态市盈率依然名列前茅。

根据8月16日雪球数据统计

市场对希望教育似乎充满“希望”,然而希望教育上市后差强人意的表现似乎也不能证其“希望”之名。那么希望教育的未来是否值得期待?其发展前景是否当得起“第二”之名?

布局与扩张不平衡,风险来了怎么办

自其2008年切入高等教育领域以来,目前希望教育旗下拥有并运营八所高等教育学校,包括三所独立院校、五所专科院校。其合计在校就读学生数量自2014/2015学年的41735人增长至2017/2018学年的86498人。其招股书中指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以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的高等教育就读学生人数计算,我们是全国第二大的民办高等教育集团”。

据公开数据显示,希望教育成立于2005年,是立足于四川的民办教育集团。根据沙利文报告显示,希望教育以11.8%的市场份额坐稳四川第一大民办教育集团的位置。也正因在四川的深耕,获得大量的生源,使得希望教育集团成为全国第二大民办教育集团。其招股书中明确指出,截至2018年3月31日,有69.9%的学生是来自于四川,有66.1%的学费收入是来自于四川。在可见的将来,希望教育的大部分高等教育服务收入仍将来自四川,对于希望教育而言,四川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其招股书中也明确表示,若其所在省份发生任何对民办教育行业或希望教育不利的因素时,希望教育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虽然其以四川为起点,成功向贵州,山西等省份扩张,但目前来看,无论是营收额还是学生占比,均无法和四川相比较。若四川出现问题,对希望教育的打击会是致命的。

“学费是民办高校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住宿费等其他费用起一定的补充作用”。这已经是行业的共识。所以对于民办高等教育来讲,保证入学人数以及学费的健康增长至关重要。

招股书中可见,希望教育2015-2017年的学费收入分别为4亿、5.02亿、6.2亿,在其三年的总营收中占比分别为82.2%、81.7%、81.9%,其收入占比也基本稳定。

然而,当我们对其学校的收入情况进行整理时发现,除了其主力学校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的收入呈现小幅上涨之外,其他院校增长速度均呈现不同程度放缓。

结合新财富杂志给出的数据来看,在6家样本公司中,以学校数量和在校生数量这两个指标来横向对比,希望教育以9家学校,8.66万的在校人数位居样本数据第一,但若计算每名学员的单位贡献时,希望教育却成了垫底。并且,除了民生教育以外,其他家的学生单位贡献均是在逐步上涨,而希望教育的学生单位贡献却在不断下滑。可见其规模的扩大和效益的增长之间似乎没有得到很好的平衡。

政府补助与高校的利益分割下,希望教育的前路将如何

新财富杂志曾表示,在希望教育看似正常的招股书中似乎隐藏了巨额的政府补助。其指出,在招股书中,希望教育所得政府补助占比并不高,但这只是浮于会计处理后的表面结果。按其表述,若将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和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相核算,2015-2017年间,“希望教育集团实际收到的补贴是1230万元、8200万元和6400万元”,“到2017年底,希望教育集团已累计获得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贴额达6.38亿元,远超其近3年获得的4.3亿元净利润总和”。

若其推论正确的话,那么希望教育的造血能力,颇为令人担忧。即便其推论错误,希望教育招股书中所显示出其几近饱和的学校利用率,能否承载其发展的要求,亦未可知。

安信证券在其研报中指出,希望教育旗下有五家院校的利用率已接近饱和,虽然山西医科大学晋祠学院的利用率仅为53.4%,但其床位总量也仅为7614张,实际剩余床位也仅有2800余张。其收入最高的三所独立院校目前剩余的床位也仅有6800余张,按其以往三年的学生增速来看,如果没有校区扩容,希望教育或许会出现有生源却无法录取的尴尬局面。

虽然招股书中明确表示,本次募集的资金中有30%用于建设并购校舍,40%用于并购、扩建新学校。然而这两项业务都需要较长时间推进,也就是说,如果希望教育没有其他的方式快速扩容,其业务增速很有可能会放缓。

另外,从其毛利率来看,其2015-2017年的毛利率分别为50.7%、50.4%、47.8%。与其业务相近的新高教集团、民生教育、中教控股等公司毛利率均在54%以上,其毛利率明显偏低。对此,希望教育给出的解释为,其需要向合作的大学缴纳一定额度的管理费,2017年,这一部分费用达到了8400万元,所以拉低了其毛利水平。

为了与高校合作办学,享受高校光环下的招生便利,希望教育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在学校刚刚建立,知名度尚且不够的前提下,与高校合作办学似乎是希望教育不得不做的选择,但是如今羽翼渐丰、翅膀渐硬的希望教育还能否忍受每年被分走大块的利益?虽然双方签有30年的合作协议,但在利益的驱使下,一纸合约能否像紧箍咒一样安稳的戴在希望教育的头上,时间将会给出答案。

温馨提示:
1、 江夏新闻网发表的文章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 站长QQ
上一篇:猪肉批发价下降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阅读